bt365体育在

家风每随国风振 袁振新

济宁老干部局  2014年09月01日

   我以为,为人处世不外孝悌、笃学、恪慎。这也正是我从父兄那里得到的家风传承。

    几十年来,我秉承着家风学习、工作、处事、做人,先后被山东省总工会评为优秀工会工作者、济宁市建设系统优秀共产党员和十佳文明家庭。2002年我56岁,从山东圣大建设集团工会主席的岗位上内退后,以几十年对中国文化和书画艺术的不离不弃的功底及感悟,继续多方为社会服务,被市老年大学聘为书画教授,现已连续教学12年。被区委区政府评为模范老人,被市、区档案局评为家庭档案示范户。

    我研习书画艺术并养成读书习惯是从上个世纪50年代初期开始的。那还是我的蒙昧时期,却发现母亲的针线筐里有一个蓝布包皮的大本子,里面夹着许多薄白纸剪的花卉纹样,母亲告诉我有她剪的也有别人送的。她一一指给我哪一样是兰草、哪一样是梅花,哪一样是缠枝牡丹。布封内侧袷层则放着许多彩色丝线,自然地颜色渐变,使绣出的花既有动感又有立体感。我觉得又美又神奇,便常常翻看。也许从那时起,是母亲在我心中植下了艺术的种子。

    我上小学时,长我七岁的姐姐袁秋梅在济宁一中上初高中。她是一中学生会文娱委员。姐姐也画画,她画的人物头像素描和静物素描,我又是百看不厌。我的小同学们也喜欢,常让我拿出大家欣赏。当时什么也说不上来,只是觉得用一支铅笔、一张白纸就能画得这样美妙、逼真,羡慕极了,于是我也开始用铅笔画起来,时间久了,也略具形似。

    我们上面还有一个同胞长兄叫袁振民,长我十八岁。是1928年的人。1941年,在原济宁二中上学时受到日寇迫害,被迫辗转于菏泽、济南上完高中,考上了北京朝阳法学院,并加入了民主青年同盟。上学时就常将棉被衣服送给比他生活更加贫困的同学。1948年中共地下组织将他调入了华北大学,安排在政治教研室工作,边工作边研究俄语,1950年随华北大学进入合并成立的中国人民大学,成为人大的第一批干部和教师。我上小学时开始与大哥书信往来。大哥的来信都是首先问候老人。见我的信中常出现错别字,便告诉我:一个中国人要写好中国字,如果写不好中国字很不应该。

    从那时起我便注意了字的笔画和结构的练习,有时还用毛笔写一写。父亲见我对写字画画真的有了兴趣,于是就拿出了块沉甸甸的砚台送给我说,家里别的也没好啥,这是块好砚台,你爱惜着用吧,耐着性,不是容易事。父亲文化不高,也不健谈,但他楷书写得不错。父亲给我的是块旧砚台,呈不规则椭圆形,我不明白咋叫好砚台的。作为一个小学生,用就用吧(这砚台一直陪伴我到现在)。那时没有现在的墨汁,全靠研磨。我要了5分钱到文具店买了锭“金不换”墨块,就经常研磨,写一写。用的字帖是大哥寄送给我的隶书曹全碑和颜体多宝塔,有时抄一点唐诗。多年以后,我请人看了看这块砚台,这位朋友说,真的是块好砚台,是名副其实的老坑金边歙砚,是明代制作的旧砚。底面还刻着宫廷画家吕纪的名款。

  姐姐也是很爱学习的。1959年高中毕业后考入了山东工业大学,1964年分配去上海工作,由于工作出色,多项技术革新,被评为上海市普陀区女能人。姐姐在济南上大学时正值我国那几年灾害连年的困难时期,野菜、树叶吃的身上浮肿,个别同学甚至退学回家。姐姐靠父兄的合力才坚持读完的大学,另外,父兄还抚养着老家的爷爷奶奶。姐姐因为困难有时假期竟回不了家,还5年没添一件新衣服。

哥哥的学习精神、毅力及工作态度也令我们佩服。在人民大学工作的最初几年,曾给来华工作的苏联专家当课堂翻译,后教授俄语、国家法、哲学、美学等课程,正式出版10余部着作或译作。那时外语人才少,他还常被国家调用。1957年原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团主席伏罗希洛夫元帅应邀来华访问,周恩来总理全程陪同参观访问,大哥有幸担任了他们之间的翻译工作。由于工作出色,成绩显着,在国庆十周年大典时登上了天安门观礼台,并参加了盛大国庆宴会。

文革时,人民大学暂时停办,他居然通读了司马光的《资治通鉴》,在江西五七干校劳动时还带着一些外文书籍。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后,我国开始改革开放,百废待兴。1983年,大哥从国务院法制局调入外贸部条约法律局(后来改叫司)任局长。主要工作是贸易立法和与各国之间的双边投资保护等。这时他用英语又多起来,有时参加联合国或其他一些国际会议,通过一些公约、协定等文件,是不允许带翻译的。我们之间书信往来也有所增多。他说国际友人很喜欢中国书法,谈判工作之余常索求几个字留做纪念。欧、美、东南亚不少国家甚至也备有文房四宝。他在信中谈到,中国的诗词和书法到底是国粹,在外交场合有时也能发挥神奇的润滑剂作用。这一阶段大哥又有许多部书或长文公开发表,他还寄给我两部线装书,一是《诗韵合璧》,一是梁启超题签的《中华字典》,都是百年前出版,一直被我视为珍宝。

    大哥的每一封书信首先是对老人的关切和祝福及对弟妹的祝愿,另外便是谈书法、谈诗词,谈他在工作中的感悟。“我因为负责一个局的工作,总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生怕辜负国家和党的托付。在我有生之年只是想对党和国家有所贡献。(1984.1.28)”“近来工作很忙,又要花很多时间接待外国人。此外,我正在利用业余时间翻译一本书。人到暮年总想为社会多做点事(1985.6.3)”这两封信已被中国人民大学博物馆收藏,并被收入了人民出版社出版的《红色家书及背后的故事》,这本书被国家新闻出版总署列为纪念中国共产党建党90周年重点图书。

    上世纪80-90年代,物资还比较匮乏,在我们山东的几位亲戚朋友知道大哥在外贸部当司长,有找他要纺织品配额的,又找他办进出口许可证的,还有请他向济宁有关领导打招呼购买计划内的物资的。他都一一委婉拒绝。他曾在来信中对我说,各个部门都有自己的工作安排,各地有各地的情况,我是搞法律的,不能随意干扰人家的工作,这些事我都不能办。

    1990年大哥来山东调研,省外经委领导陪同来到济宁,考察了英克莱集团和小松山推等单位。一天与副市长张知平先生座谈时,张副市长动情地对大哥说,您多年在外为国操劳,家中有什么事情需要我们地方政府帮助解决的,尽管提出,我们有责任帮助解决后顾之忧。大哥一再表示感谢说,家里一切,不麻烦政府,不给父母官添麻烦。

    兄妹对家风的践行也影响着我们每一个人。我妻子赵淑晴是小学教师,本是济宁一中高中毕业的老知青,又被推荐上了曲阜师范,教小学学历一达标,但她人到中年又自愿参加了山师大的自学考试,经过几年的艰苦学习,终于考试过关,拿到了毕业证。她多次被评为三八红旗手和文明教师。退休后,参加了市老年大学英语班和京剧版班的学习,一学就是8年。参观上海世博会时,她还与外国朋友进行了简短对话交流。

    女儿袁琳虽已工作多年,还带着上小学的儿子,却仍然保持着爱读书的良好习惯。还是在济南上大学时,女儿用暑期打工生平挣得的第一笔钱给奶奶买了件带寿字的真丝衬衣,亲手为奶奶穿在身上。外孙坤坤本来梦寐以求地想要一辆自行车,后来注意到了我骑的车子,就果断地对他爸爸妈妈说:“我不要了,给姥爷买吧!姥爷骑的车子太破啦。”我被感动了。

    父母兄妹对我们的教育从来都是暗示式、榜样式的,从没有颐指气使过。母亲平时很少生病。1998年初秋,哥、姐一起来探亲,计归程时母亲病了,已属老人的哥、姐小心地伺候在92岁母亲的床榻前,喂汤喂药,唯恐不周,真诚地尽了他们的心力。

大哥送我的书法作品中有“无暇人品清于玉”,有“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尽天下”,“立德为神品,知慎为妙品”等,是古代先哲的遗训,又无不透露着他对家风的坚守和传承。

    近几十年来,我们的国家越来越强大,老百姓越来越幸福,特别是中共十八大以来,更是清风阵阵,物阜民丰。应一些单位的特邀,我为大家讲了“文化艺术与人生”、“弟子规与四德建设”、“书画艺术与中国的文化等专题,并发表了《让优秀成为习惯》、《书画艺术与道德建设》等多篇文章,今年年初又获“山东省书画名家”称号。10年来,我的教案、讲稿用纸全是编书校对稿的废纸背面,也觉不少节省。我在一首四言诗中写道:

      自身做起,恪慎图强。

      胸怀梦想,华夏恒昌。

     北京大学教授谷向阳先生曾赠我一副凤尾格嵌名对联,也是对我提出的更高要求:

      家风每随国风振;

      画境常伴诗境新。

 

 

             袁振新(山东圣大建设集团原工会主席)

 

    袁振新简历  袁振新,男,1946年出生,中共党员。1970年入山东圣大集团前身,2002年内退,2006年正式退休。工作期间曾任分公司书记,集团工会主席。

现任:

济宁老年书画研究会副会长

济宁市诗联学会副会长

圣域诗联主编

中国当代书画研究会研究员

中国楹联学会会员

山东诗词学会理事

济宁市老年大学特聘书画教授

微信扫一扫